当前位置:白露时间网国学《长干曲四首》崔颢所作,描写江南女子的生活与情感活动
《长干曲四首》崔颢所作,描写江南女子的生活与情感活动
2022-11-19

崔颢,出身唐代顶级门阀士族“博陵崔氏”,再起诗作大多写闺情和妇女生活,后期以边塞诗为主,他的诗作中最为人称道的是《黄鹤楼》。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崔颢所作的《长干曲四首》吧。

在唐代,纯粹的职业诗人并不多见,大多是主业做官,副业创作。但某些人偏偏喜欢本末倒置,结果没搞出政绩,反而扬了诗名,弄得后人都不关注他们的本职工作,直呼其诗人了。崔颢大概也可归属于这类“不务正业”之流。

崔颢是唐代著名诗人,他是开封人。唐代有人把和王昌龄、孟浩然等诗人相提并论,说明他的诗很好。崔颢是靠一首《黄鹤楼》名扬天下的,连李白到了黄鹤楼想写诗,都觉得无论怎么写也比不上崔颢的这首作品。这首经典作品竟然让李白自愧不如,可见崔颢写诗的功力有多么强。除了《黄鹤楼》之外,崔颢还有四首《长干曲》同样脍炙人口。

《长干曲》原为乐府曲名,据古籍记载:“建业(南京)南五里,有山冈,其间平地,吏民杂居,东长干中有大长干小长干,皆相连。大长干在越城东,小长干在越城西,地有长短,故号大小长干。”古辞《长干曲》:“逆浪故相邀,菱舟不怕摇。妾家杨子住,便弄广陵潮。”后来的《长干曲》,大都在此基础上化身而出。

崔颢的《长干曲》,大抵与古曲内容相仿,多是描写江南女子的生活与情感活动的:

(其一)君家何处住,妾住在横塘。停船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。

(其二)家临九江水,来去九江侧。同是长干人,自小不相识。

(其三)下渚多风浪,莲舟渐觉稀。那能不相待,独自逆潮归。

(其四)三江潮水急,五湖风浪涌。由来花性轻,莫畏莲舟重。

这是一首古代小姐姐撩汉的搭讪诗,小姐姐湖上泛舟,看见一帅哥春心萌动,想搭讪又害羞,船随水走渐行渐远,再不开口要错过,忍不住停船自报家门:“帅哥,你家在哪呀,我家在横塘,看着你面熟,停船问一问,也许我们是同乡!”(其一)

帅哥说:“我的家临近长江下游,来来去去也都在长江两岸。我们虽然同是长干人,但自小便不曾相识。”(其二)

眼看天快黑了,小姐姐有点着急,发嗲地说:“那个……起风了,河浪有点大,天色已晚,行船快没了,帅哥送送我呗!让人家女孩子一个人回家多不好啊!还是逆流,人家力气小嘛!男生就应该帮助一下女生嘛!”(其三)

帅哥不为所动,不怎么客气地说:“哎呀!这位小姐姐,江上的水是急,风是大,但不是你回不了家的原因,主要还是你这个人本来就轻浮,就别抱怨船沉撑不动了。”(其四)

这组《长干曲》虽然是一般的诗作,但是主旨并非抒情,而是截取了生活中一个很有特色的戏剧性片段,采用对话的形式来写诗,充满了民歌风味,语言清新脱俗,让人犹如身临其境,风格干净明朗。

这首诗没有大篇幅的描写,没有直白的抒情,也没有什么装饰和衬托,诗人仅靠寥寥数笔,就让少女、少男的形象跃然纸上,通过短短的几句对话,就让少女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,明朗动人,从她的音容笑貌也可以想见她率真的性格和纯洁的内心,就像一副江南风景的剪影,写出了水上青年男女的偶然相逢、情窦初生。正如《读雪山房唐诗序例》中说:“读崔颢《长干曲》,宛如舣舟江上,听儿女子问答,此之谓天籁。”